16年欧洲杯预选赛视频

来源:asmile.com.cn  作者: 中邮基金网  发表时间:2018-02-18

无意中在百度搜索“内容创业”,发现跳出来的两条热搜,态度截然相反,前一条说“内容创业捞金有多厉害”,后一条就变成了“内容创业已到穷途末路”。同一件事,判断何以南辕北辙?考察历史,你会发现中国内容生产的变现模式一直在高速进化。第一阶段,简单粗暴,宰一个算一个。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曾经写过一篇《平淮西碑》,力捧在此役中无甚功劳的宣武节度使韩弘。用今天的话说,内容有点软,得到润笔500匹绢。唐时每匹绢值200文,按购买力换算,约等于今天的20万元左右。后来,宰相裴度请韩愈的学生皇甫湜写《福先寺碑》,皇甫湜一挥而就,全文3254字,比老师的篇幅多出1倍以上。但胃口也比老师大,要求每字按3匹细绢计价,共9000匹,折合今天360万元,每字价格高达1100元,当真是狮子大开口,而裴度照单全付。到唐文宗以后,撰写碑文发展成一种生意,每有大官去世,众多写手就会不请自来,登门像买卖人一样讨价还价,但定价权还是掌握在大V手里,比如白居易在《修香山寺记》中自曝,有人出白银六七十万两请他动笔,今天来看也是天价了。第二阶段是标题党和低俗内容登场,人肉算法出笼。明代中叶以后,江南私人坊刻大行其道,光是苏州有名号的书商就有40多家,纯文学开始让位于通俗作品,加上刻本每卷售价1.8钱,成本仅0.124钱,利润在12倍以上,马克思可是说过,“有300%的利润可以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冯梦龙的《三言》就让书商睡觉都能笑醒,凌蒙初也是看到冯梦龙的书“行世颇捷”,才见猎心喜写出了《二拍》。这其实就是最早的人肉算法模式,书商们会本能的选择故事离奇、诡异曲折、香艳煽情的作品,我国浪漫主义文学史上的经典瑰宝《金瓶梅》、《肉蒲团》、《剪灯新话》、《国色天香》、《醋葫芦》、《痴婆子传》等等都诞生在这个时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