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赌博判决书

              (ADMIN)

              2018-02-22

                  2017年12月14日早上10点04分,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年90岁。相信不少读者在学生时代曾经阅读过这位先生的文章,尤其是《乡愁》几乎可以当做国家统一的教科书了。然而,在余光中去世后的一片哀悼声中,有一种声音格外刺耳,声称余光中在台湾“戒严时代”的“乡土文学”争论中,以反共的立场给论战对手扣“左倾文艺观”的帽子,对论辩对手进行政治迫害,充当“文坛打手”,是其“历史污点”。那么这个“历史污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真有其事吗?笔者还是学生的时候也拜读过他的《乡愁》,相信不少热血青年都视其为偶像作为一个台湾的“外省人”,又经历了赫赫有名的“戒严时期”余光中老先生的文字必然带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往回调60年,看看那段特殊的岁月给台湾的文坛带来怎样的影响吧。台湾的戒严时期1949年(民国38年)5月19日,随着内战的节节败退,台湾省全境宣布自20日起戒严。此后一直到1987年蒋经国宣布戒严解除为止,整个台湾都属于“战时经济”,后世称这个时代为“戒严时期”。①在这段黑暗的岁月里,国民党当局对新闻、书刊等出版品的内容进行严厉检查。同时国民党还全面查禁30年代左翼作品,对作家的创作进行调查与干涉,同时亦以各种手段动员文人进行反共意识形态的宣传与反共文学的创作。以左翼文人的代表鲁迅为例,作品被完全禁绝,当局也通过各种手段宣传“负面”的鲁迅形象。戒严时期对后来的历史造成了深远的影响此后,在长达38年的“戒严”期中发展出“党属文人”的鲁迅批判、“自由人文主义”者的鲁迅研究和左翼青年的地下阅读这三种截然不同的形态,共同组成了“戒严”期台湾鲁迅接受的“三色光谱”。②而余光中的文坛生涯里面,有一大半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中度过的。现代文与文言文1950年代后期,由于对八股的反共文学感到不满,于是诗歌界开始倾向在政治之外,探索另一条艺术至上的道路。1956年纪弦领导的现代派诗社成立,揭诸“六大信条”,强调“横的移植”。③事实上台湾文学,尤其是现代文学对大陆的影响比一些人想象的要大得多

              第是错峰时间明显拉长比如 预决算保障性住房食品药品 上双方公告还披露保利协鑫 公园上海体育场综合改造 更号召大家做好事攒人品